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法魔至尊

一个孤儿,为了保护自己所想保护的人,从小立志要成为一名魔法师,可是在元素检测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十六章:变故
章节列表
第二十六章:变故
发布时间:2019-08-15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“爷爷,半年没见了,您的身体怎么样了呀?”皓阳此刻的心情非常的激动,如果不是蓝无极每天的训练,按照学院的规定,学院每一个月是有一次回家的机会,如果不是在蓝无极的教导之下,可能皓阳每一个月都会回来一趟,看望自己的爷爷。
是爷爷将他从野外抱了回来,抚养自己成长,所以皓阳对自己能够获得这一份珍贵无比的亲情格外的珍惜。
皓阳看了看琳菲给自己的爷爷准备的礼物,还有一些补品,还给爷爷带了几套崭新的衣服。
皓阳站在山顶上,看着这个自己生活了十二年的地方,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面有着一种莫名的情绪渐渐的浮现出来。不过现在硬要皓阳用一句话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,那么,皓阳会说,回到家里的感觉真好。因为这里有他的爷爷。有着他童年一切的美好。
很快的,五人就进入了小村子,皓阳的家在村子的西边,五人一路看着辛勤工作的人们,心中为之动容。对于他们四人来说,家庭都是非常优越的,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场景,但是现在看到了,心中觉得他们非常的值得敬佩。
五人走了好久,来到了吗一个有一些破败的房子面前,皓阳抬起手指着面前有些破败的房子,“到了,那就是我们家的房子。”
琳菲看着面前的这个如此破败的房子,再看了皓阳,他真的没有想到皓阳从小是住在这里。
自己的家就在眼前,皓阳的心情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激动起来,脚下的步伐加快了许多,三步并成两部的快速来到自己的家门口。

大门像往常一样没有关税,因为皓阳小时候出去玩的时候,爷爷就没有给他关门,一直到现在,这个习惯仍然是这样。
“爷爷,我回来了。”皓阳推开门,兴奋的大喊了一声。
林飞四人从来没有见过皓阳这样的情绪,他们都站在皓阳的身后,在他们的印象中,皓阳面对对手是冷酷的,在面对自己的朋友时,皓阳总会是一个温和的孩子。平时的话语不对,在皓阳的比赛中,即使最后大获全胜,也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激动的皓阳。
皓阳一边叫着自己的爷爷,一边快步的向屋子里面走去。
屋子里的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,屋子里的摆设和原来是一样的,和皓阳走之前一样,没有丝毫的变化。不过,看到这些摆设,让皓阳的心里多了许多的亲切感。
“皓阳,是你回来了吗?”一道声音响了起来,从屋子里面走出来一个健壮的中年人。皓阳一看,是慕雪的爸爸。
皓阳看看他,不禁愣住了,“慕岗叔叔,你怎么在这呀,我爷爷呢,他去哪里了呀,我怎么没有见到爷爷呀?”
慕岗的脸上出现了变化,脸上带着惋惜的神情,从怀里拿出了一封信,“皓阳,你看看这封信吧,这是你爷爷留给你的。别太伤心了,皓阳,有什么事情的话就来找叔叔吧。”
皓阳听到慕岗的话,心中不免出现了一丝紧张的情绪,赶紧把那封信取了出来,低头来看下去。
皓阳看到了信上自己熟悉的字体,那正是自己爷爷的字,不过仔细的看,会发现笔画断断续续的,有一些不连贯。
“皓阳
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爷爷可能已经不再了。爷爷把这封信交给你慕岗叔叔,爷爷是不想看到你伤心的。
你自己还小,但是爷爷相信你在魔法学院里一定会努力的学习,因为你和爷爷保证过你会成为一名强大的魔法师。虽然你不是爷爷的亲孙子,爷爷也没有家人,你的出现一定是上天对于我的恩赐,让你来陪伴我。
皓阳,当你有一天真正的走到了大陆时,记住,不要太容易的相信一个人,这是爷爷对你的忠告。还有,皓阳,当你遇到自己心爱的人时,就一定要抓住,不要放弃。
爷爷希望你能够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,不要让任何人左右你的想法。
如果有一天你觉得累了,就回到这个小村子吧。这个村子会永远的保护你。

最爱你的爷爷。”

皓阳看着手中的那封信,皓阳整个人已经彻彻底底的呆住了,心中那些喜悦,下一刻荡然无存。皓阳现在的心中充满了无尽的失落。
爷爷不在了,爷爷死了,爷爷为什么不等我回来。
慕岗看到皓阳的样子,心中也不好受,毕竟皓阳是村子里的人看着长大的。“皓阳,别难过了,人终究会有走到尽头的一天,皓阳,别难受了,有什么事情就和村里的人说,我们一定会帮助你的。”
皓阳的双手一直拿着那封信,过了好久,才渐渐的缓过神来,“慕岗叔叔,我知道了,你不用担心我了,爷爷被安葬在哪里了?”
“你爷爷安葬在了山顶上,历代的村长都安葬在那里。”

皓阳默默的将手中的信折叠起来,放在自己的胸口处,“慕岗叔叔,谢谢您照顾我的爷爷,不过我想自己静静,就不能留您了。对不起。”
慕岗看到皓阳现在的情绪,也没有多说什么,就退出了屋子。

慕岗离开后,屋子里就剩下皓阳几人了。皓阳没有在开口说话,就那么收拾屋子,打扫屋子里的灰尘,一点一点的收拾房间。没有再和林飞几人说过一句话,现在的皓阳给其余几人一种可怕的感觉。
林飞几人相互看了看,没有多说什么,就连平日里的大嗓门亚特也安静里下来,来到皓阳的面前,静静的帮助皓阳打扫房间,将灰尘一点一点的擦拭干净。
大大的房间里,没有因为人多而热闹,反而安静的可怕,皓阳从始至终没有再说过一句话,只是默默地在那里整理房间,有的时候还会捧着爷爷生前用过的东西,看了好久好久。
太阳斜下,屋子的台阶上,坐着一个瘦小的身影,正是皓阳,皓阳的目光有一些呆滞,看着面前的栅栏,回想起自己爷爷带自己小时候玩的场景,眼中不禁流下了泪水。